您的位置: 香港资讯网 > 国内 > 正文

一年24张罚单,浙商银行高速发展的底线在何处?

2021-04-27来源:未知阅读: 1976

日前,浙商银行又因中介服务未勤勉尽责,被交易商协会启动自律调查,而上了监管“黑名单”。

据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官网发布了《交易商协会对浙商银行启动自律调查》显示,浙商银行作为主承销商,对于发行人注册发行文件涉嫌虚假记载等严重违规事项,相关中介服务开展未遵循勤勉尽责基本原则,涉嫌违反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管理规则。依据《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处分规则》,交易商协会已对浙商银行启动自律调查。

这并不是浙商银行第一次被交易商协会自律处分。

浙商银行2004年成立时曾是全国最小的股份制银行,2011年总资产3000亿元,2014年达到6699亿元,2015年以54%增速突破万亿,2020年,更是突破了2万亿。从3000亿飙升到2万亿,浙商银行仅用了10年时间。

与彪悍的增速形成正比,浙商银行和监管之间一直持续着猫鼠游戏,其屡次触碰监管红线,据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至今,浙商银行被境内监管部门处罚50笔以上。

两个数据放在一起对比,引人猜疑:为了追求高速增长,迅速扩张,以追求利润为目的,而放弃了合法合规,难道这就是藏在浙商银行频频违规背后的秘密?

屡教不改,17只债券出现违约

据悉,债券承销业务因其高额回报,一直以来都是银行的重要业务。据浙商银行年报显示,2020年承销及咨询业务收入20.04亿元,同比增长47.79%,其增速令人咋舌。

而在银行发行人问题上,浙江银行其实并不是第一次“翻车”。

2018年4月28日,因债务融资工具信披违规,泰安市泰山投资有限公司被自律处分。作为承销商的浙商银行,因未及时跟进监测发行人资产无偿划转事项并督导发行人进行信息披露等相关工作,交易商协会给予其诫勉谈话处分,并责令全面深入整改。

笔者从网上不同有查到此次处分对浙商银行具体造成了什么后果,从今年再次暴雷踩线的情况来看,也许除了诫勉谈话外,并没有对其造成实质性的处罚。否则,浙商银行也不会再次踩中同一颗雷。

确实,在20亿的高额收入面前,几十万甚至几千万的处罚仅是毛毛雨,无法触及其根本,因此,屡教屡犯,屡教不改。

浙商银行在债券承销中,没有尽责调查,具体会造成什么样的恶果?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浙商银行作为主承销商的17只债券因未按期兑付出现违约,违约的企业主要包括永泰能源、雏鹰农牧、永城煤电、北大方正集团、新光控股等11家。目前,雏鹰农牧已退市、新光控股债务缠身、北大方正在破产重组……

上述涉及的违约债券发行总规模接近120亿元。从债券逾期兑付公告的时间看,其中2018年涉及8只债券违约,2019年和2020年分别有4只,2021年尚未过半,就有1只。

120亿元违约债券,给浙商银行带来了数十亿的回报,但其120亿的违约金额,买单的最终还是购买债券的投资者。血淋淋的事实摆在这里,难道浙商银行的良心不会痛么?当然,良心和责任哪有回报重要?

2020年31项违规,为了掩盖不良贷款?

2020年浙商银行收到银保监24张罚单。

2020年12月24日,浙商银行成都新都支行因贷款"三查"严重失职,虚增存贷款规模等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25万元;

同日,浙商银行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因信贷管理严重失职,以存款为前提条件发放贷款、贸易背景不真实、以贷吸存等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20万元;

2020年12月14日,浙商银行苏州分行因流动资金贷款用途管控不到位、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被罚80万元;

……

这仅是浙商银行2020年违法违规的冰山一角。其中,最引人瞩目案例的,是浙商银行因31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高达1.012亿元,该银行7名责任人员被警告直至警告并处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

什么样的违法违规罚金高达亿元?

浙商银行的违法违规案由包括:“不良资产虚假出表、通过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本行资产虚假出表、通过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帮助交易对手实现资产虚假出表”以及“以保险类资产管理公司为通道,违规将存放同业款项倒存为一般性存款”等。

浙商银行的违法违规包括虚假出表。据业内人士透露,银行常见的做法是把信贷资产卖给SPV(特殊目的载体),然后发行理财,用理财资金从SPV买回上述资产。由于这种理财属于表外业务,不计入资产负债表,这样一来,该笔不良资产不会显示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银行借此实现了不良资产虚假出表。

银行这么做的目的,最大可能就是为了掩盖真实不良贷款率,逃避监管。

浙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有多少?

财报显示,2020年,浙商银行不良贷款170.4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8.98亿元,不良贷款率1.42%,比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2017年、2018年、2019年其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5%、1.2%、1.37%,结合2020,浙商银行已连续四年增长。

如果结合其虚假出表的事实,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应该比报表显示的要高得多。尤其是高达1.012亿元的罚金,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浙江银行以上违法违规行为涉及到的资金规模恐怕是个天价的数额。

似乎为了配合揭露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的居高不下,恒泰艾普集团今年初的一个公告让浙江银行陷入被动。公告显示,浙商银行曾向恒泰艾普发放了三笔金额合计为1.90亿元的借款,截至目前,未清偿借款本金余额为1.65亿元。恒泰艾普表示此借款到期须偿还,但因公司账面无足够货币资金,无法履行到期还款义务。

一个银行不良贷款太高会造成什么恶果?破产的包商银行恐怕就是前车之鉴。

高速增长的背后,以违法违规为代价

浙商银行2020年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集团资产总额近2.0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3.74%;实现营业收入477.03亿元,比上年增长2.89%;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123.09亿元,比上年下降4.76%。

盈利下降的背后,是该行净息差、净利差等指标的下滑。2020年净息差为2.19%,较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净利差为1.99%,同比下降0.14个百分点。另从营收结构看,浙商银行2020年利息净收入370.95亿元,比上年增加24.33亿元,增长7.02%;非利息净收入106.08亿元,比上年减少10.94亿元,下降9.35%。

在已披露年报的21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有三家股份制银行去年盈利负增长,浙商银行有幸成为其中之一。

一直以来,浙商银行都以发展十分迅猛的姿态示人,而2020这份年度报告却给投资者浇了一盆冷水,其资产规模虽然稳步提升,但是营业收入增速明显放缓,为2018年以来最低增幅。利润增速也是四年内首次负增长。同时,不良贷款率四年连续增加,浙商银行的资产质量不容乐观。

这都为浙商银行未来发展埋下了一颗暗雷。

尤其需要警醒的是,浙商银行仅用10年时间就把资产总额从3000亿飙升到了2万亿,但与高速增长相伴的,则是不断触碰监管红线。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今,浙商银行被境内监管部门处罚50笔以上。2017年以来,原银监会开展治理市场乱象、防范金融风险等各项检查工作,浙商银行成为重点被查银行之一,而该行历次被罚案由多涉及出表、理财、同业业务等。

有分析人士认为,浙商银行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可以通过同业投资、表外理财、直销银行、贷款重组和不良代持等等手段,进行监管套利,掩盖真实风险。另一方面,或是因为在传统业务很难继续获取高额利差,又或是因为实体企业风险不断上升而不敢放贷,许多银行不得不选择通过同业业务和理财业务支撑银行的营业收入快速增长。

挤干浙商银行财报中的水分,其中的真实境况究竟如何?恐怕只有它自己心知肚明。

抛却其隐藏在报表后的真实数据不谈,如果一家银行,高速发展背后,是以频繁踩踏监管红线为支撑,通过“擦边球”甚至违法违规的方式走捷径赢得发展,这说明由上而下,其企业文化的价值导向恐怕就是赤裸裸的以追求利润为目的。如果失却了对法律法规的敬畏心,不断挑战甚至践踏红线,等待它的会是变本加厉,愈加疯狂,最终结局可以想象,那就是消亡!




推荐阅读:国内